镜赋

热爱手写本命东哥汉服同袍攻受洁癖严重不接受无差。

这可怎么办
我给我爸可劲安利伪装者
现在他老人家茶饭不思就抱着电视
都这个点了还看呢[捂脸]
专看明楼[捂脸]说他那种大哥气太足了[捂脸]
我在屋里睡觉听着外头大哥讲话都睡不着了[捂脸]

回来了,不走了。

心语

@Freedom
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F和其他因为塞纳河日记关注我的宝贝们。

最近微博流言四起,看来实在心头泣血难以抑制。微博已然成了如泼妇们聒噪对骂的市井菜市,没有人再愿意听一听真话,他们只一味地狂热的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好无脑是不是。但是这就叫“舆论”。

无论怎样,这个网络,这个平台,这个娱乐圈,难道就是容不下一个遵从本心认真拍戏的演员了吗?就是容不下不靠综艺炒作刷粉刷流量的人了吗?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它不知不觉的变成了什么样子?!

想到这些,难以入睡。

开学升了新年级,学业陡然加重,巨大的压力纷至沓来,瞬间的高压高强度让我一下子手足无措,前两个学期形成的一套学习方法现在已经不适用了。在这个节骨眼,学习上的一点都关系到未来的生涯。尤其是,北京这样竞争比其他任何省市都更激烈、淘汰都更残酷的地方。说句不好听的,一步踏错,万劫不复。今天下午刚刚周测,我发现我因为最近的事情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读题,原本年级第一的最大优势学科一下子掉到了年级二百名之后。加上我还有占用很大一部分时间的训练彩排,实在是有些心力交瘁,无力支撑,渐渐的原本规整高效的学习一步步出轨。

这不论是对我,还是对我爸妈,都是不能接受的。

但是他们很信任我,相信我自己可以调整过来,尤其我爸妈都是东粉,他们只说,好好学,等我重新回到年级第一的时候,相信一切都风平浪静了。

我再没良心,也不能辜负了这份殷切希望,更不能在这很关键的一年辜负了自己。

随着先生三部电视剧的相继大热,黑子喷子源源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件事刚刚降点温那件事情又起来上热搜了。我粉先生很长时间了,我可能入坑比很多同好都要早,这么多年习惯了清静,这样的持久战拉锯战我实在是受不了。

加上我本身有一些慢性病,这两天又相继出来作祟,相对严重的嗓子已经失声,据说声带受损,不得已请了一周病假在家。养身体,也要趁这个时候静静心。

真的最近心都要碎了。整个人的身心陷进了一种漫长的煎熬。

一面担心牵挂着先生,但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一面是学业学习,两个对我都相当重要的事顾此不能顾彼,但是这个时候我纵然有满腹心痛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先收心专注于学习。

再加上我也相当喜爱的另一个墙头青山松柏最近动荡,相当喜欢的大大受了委屈,很心疼也很无奈。

只是心灰意冷。

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狠狠被撕成好几片。

所以,我要离开lof一段时间,我宁愿沉浸在往昔,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心尖上的人受了折辱。

关于塞纳河日记,实在是无力顾及。所以我把它托付给F姐姐 @Freedom ,这篇文我不在的时候F姐想写就写,不用想其他的。

但是我绝不脱粉。这样好的人我会爱一辈子的。我虽然学了鸵鸟,但是还是会为先生祝福,为各位同好加油。

但愿各位还有先生一家,都好好的。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只能选择暂时逃避。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会努力回来的。同时,向奋战在微博上的同好致以深深的敬意,谢谢你们。
                                                   镜赋
                                               2017.9.7

活跃气氛

我刚跟我妈说先生被黑了黑的很惨我好心疼
然后她问我靳东今年多大?
我说41了
她看着我左眼写“妈的”右眼写“智障”说你不知道四十一是个坎儿?他这一年肯定难过,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我:???我也才知道啊
然后我妈写了张纸在老母奶奶画前头烧了
得意洋洋地说好了,老母奶奶知道了,她老人家寄保(老家话,保佑)他们一家子呢,放心吧过两天就没事了睡觉睡觉去吧
😂😂😂

为了您再也不会这么无助
为了您再也不会深陷漩涡

这件事过去您要不要考虑考虑寻找一个您信得过觉得好的公关团队

太心疼了
脱粉算我输

给您

余生安好 恶灵退散
身体健康 家人和睦

虽然我日常忙而且玻璃心不敢上微博见不得您被骂
虽然我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网络潮流太快很多人转眼就会向更荒唐更无厘头的地方转去鼓掌献礼
但大致了解加猜想
好心疼好心疼
这样好的您啊

昨天中元节
大鬼小鬼齐聚一堂

祝您,佳姐,小爷还有小小爷,这一年过去坎坷再不来

我老家俗话说三十五四十一是个坎儿,迈过去一辈子平安喜乐

您可以,我们也可以
我们一起迈过去,然后坐享平安喜乐。

在《哈利波特》书中,霍格沃茨之战发生在1998年,十九年后的九月一号哈利把阿不思·西弗勒斯送去了国王十字车站,他和Rose还有斯科皮成为了朋友。
就是今年的九月一号呀。
下一代人的故事又开始了。他们会像他们的长辈一样,历经风雨泥泞,最后一辈子不离不弃。

抱歉 @Freedom 我把更文这事给忘了😳
因为明楼在巴黎的一段时间书里电视剧里留白太多(基本全是留白),但是这一阶段明楼加入军统认识疯子又加入了我党
背景宏大觉得笔力不足,正在按照历史老师推荐的书单查资料,写写改改就忘了昨天是周六这事。
对不起亲爱的也对不起看我文的小天使
蛰伏中2333下周的文一定不会忘了。